极速PK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极速PK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7 19:28:3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连襟兄弟,骆学兵和肖珍莉一起喝酒难以计数,“反正只要我回到胜天来,都要一起喝酒。”骆学兵称,肖珍莉喝七八两酒属正常状态。“他还有一个优点,酒后不乱性,不吵不闹。即使有时超量了,就安安静静地去睡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到报警后,胜天镇派出所赶到现场,将余某西从河里救起。但肖珍莉却在河里呆了一个整夜,直到第二天早上,派出所组织专业打捞人员,从桥下打捞出他的尸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18日早上,李梅接到丈夫工友电话,称联系不上肖珍莉。李梅立即多次拨打丈夫电话无人接听。于是带了丈夫衣服上街去找他。“路过金家时我便问他们,都说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月9日,澳大利亚情报安全组织(ASIO)又以所谓的“威胁国家安全”为由,无端吊销两名中国学者的签证。其中一人,就是与莫斯尔曼处同一微信群的陈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来到场镇桫椤新城茶馆,才从朋友口中得知,早上派出所组织人员在胜天大桥下天堂坝河里打捞出一具尸体,正是肖珍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梅,33岁,胜天镇流米村居民,和肖珍莉结婚11年,育有一子6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确认的事实是,当警方接到报警赶到现场展开救援后,当场将先从桥上跳到河里的余某西救起。而紧跟着余某西跳到河里的肖珍莉,则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专业救援人员打捞上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月8日,封面新闻记者赶赴胜天镇,在李梅和骆学兵带领下来到事发现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封面新闻记者致电当晚的主人金某涛,金某涛称自己不在当地。对于当晚喝酒的情况,金某涛称是因为钓了一些鱼,约了几个朋友来吃饭。他与肖二哥并不熟悉,是沈某强邀约的肖二哥。当晚11人总共喝了两斤白酒,“一个人就一杯(二两钢化杯),然后又喝了两三瓶啤酒。大家都没醉。”至于肖珍莉究竟喝没喝醉,金某涛称他与肖珍莉并不熟悉,不知道他的酒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17日下午5点多,肖珍莉接到朋友沈某强电话,邀约去胜天大桥桥头金家喝酒。因之前约好,肖珍莉带着李梅和儿子先去了在胜天街上朋友赖强家吃晚饭。李梅说,期间多次接到沈某强电话来催。当晚8点多,一家人又来到胜天大桥桥头边金家。